欢迎来到如夢網

如夢網

当前位置:

看過100年前的中國,這位日本頂級文豪自殺了!

时间:2020-01-24 06:00:16编辑:人人視頻阅读(355)

其中,國人大多對夏目漱石比較熟悉,因爲他的文筆風趣幽默,成名作《我是貓》也十分著名。相反的,他的徒弟芥川龍之介似乎在國內的名氣不大。

▲芥川龍之介

但芥川實際上是日本大正時代的文豪,日本短篇小說聖手。

他大部分的作品都是短篇或超短篇,例如《羅生門》《竹林中》《鼻子》等就是他的代表作。他的文字精美精緻,就像森林中的美景如夢似幻,又像絕壁懸崖高深絕望。

太宰治非常執着的想得芥川獎,這個冠有偶像名字的獎項,他參加了三次評選都沒被選上,氣的跑到山上要上吊自殺。(結果被救回來了)

▲太宰治中學時曾將“芥川龍之介”的名字寫滿筆記本,這段黑歷史還被人扒出來過。

芥川龍之介的成就可想而知。

芥川小時候非常喜歡看日本的江戶文學和中國名著的《西遊記》《水滸傳》《三國志》,因此他非常擅長改寫中國傳奇志怪小說,並且也對中國懷有很多向往與傾心。

1921年,芥川以「大阪每日新聞視察員」的身份來中國旅行,先後遊覽上海、杭州、南京、長沙、北京、天津等地,歷時四個月,終於完成了自己的一番心願,並在回國後發表了《上海遊記》(1921)和《江南遊記》(1922)等。

可六年後,他卻在日本了結了自己的生命。

NHK就以這位大文豪芥川龍之介爲主角,以他的名作《上海遊記》爲藍本,創作了一部SP《異鄉人:上海的芥川龍之介》。

從這位文豪的眼中帶我們觀看那個至暗時刻的中國衆生。

異鄉人:上海的芥川龍之介

ストレンジャー~上海の芥川龍之介~

播出時間:2019年12月28日

該劇的攝影監督是曾兩次獲得「日本奧斯卡」(日本電影學院獎)最佳攝影獎的北信康;而編劇則是寫出《康乃馨》《Jose與虎與魚們》等高分作品的編劇渡邊彩。

芥川龍之介的扮演者,則是剛剛獲得第二屆海南島國際電影節「最佳男演員獎」的日本個性派演員松田龍平。

劇集幾乎全程都在上海拍攝,劇組也請了很多知名中國演員演出,非常還原,代入感超強。

故事開始於「魔都」上海,這是芥川登上中國大陸的第一站。

在寬闊的柏油馬路上,西洋人和中國人都急匆匆的走着,100多年前的上海聚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人。

「魔都」一詞最早出自於日本作家村鬆梢風的作品《魔都》,本書是他根據自己在上海的所見所聞編寫。

那時的上海,早已成爲了中西方文化大熔爐,風情各異,魚龍混雜。

乞丐、小販、戲子、娼妓、政治家、文人墨客、進步青年,這些複雜的人類就構成了這別具一格的「上海」畫卷。

芥川來到這裏的原因除了因爲接受了特派員的工作,想要用自己的筆描繪這個陷入前所未有動盪的帝國之外,他還想要逃離一個女人。

他的情人,每天都帶着私生子來他的府邸找他,可孩子其實並不是他的。原本就神經衰弱的芥川不想要面對這樣的現實,爲了逃離,他來到了上海。

現實中這個女人的原型,可能是芥川的情人秀茂子,她是知名的文壇交際花,芥川對她一見鍾情併發生了關係。可兩人均已婚,這種「不倫之戀」讓芥川備受困擾。隨後她生下一子,並威脅芥川這是他的孩子,她的自私自利也讓芥川漸生厭惡。

這次的上海之行,芥川見到了許多當時中國的著名人物,如章炳麟、鄭孝胥。

對這兩位他十分恭敬,但文字中也極盡諷刺之意。

章炳麟曾是知名的革命家,他與孫中山一起推翻了清朝統治,也是一位考證學者,但卻在寒冷的時節也不點起火爐。

鄭孝胥則說自己“不問世事,安貧樂道”,但芥川看到他窗明几淨的豪宅與精心打理的院落,和巷外困苦的人羣形成鮮明對比,他內心打趣道:這樣的安貧樂道我隨時都願意過。

▲劇中的鄭孝胥由我國著名錶演藝術家邱必昌老先生飾演

▲芥川龍之介與1921年5月16日攝於鄭孝胥宅邸

相反的,他對於中國年輕一代的李人傑(李漢俊,後來的中共一大代表)則非常欣賞。李人傑曾在日本留學過,日語極佳。他在上海從事寫作、翻譯工作,傳播新文化及馬克思主義。

芥川與李人傑探討時事,芥川曾認爲“政治遠比藝術低劣”,但來到中國之後,他卻對政治產生了極大的興趣。隨後,他還將李人傑對時政的看法,細細寫在了自己的遊記之中。

▲李人傑的扮演者爲金世佳

但劇中除了這幾位政治家與學者之外,更讓人驚豔的是那些存在於市井之中的小角色。

▲男妓露露由中國演員薛八一飾演

在上海的花柳巷中,芥川結識了男妓露露,他樣貌端正,卻口不能說耳不能聞。

芥川給他錢,讓他跑腿帶包煙回來,可直到宴席結束,露露都沒有回來。芥川的同事們都說,他一定是拿了錢就跑了,不會再回來了。可芥川卻覺得,露露是一個正直的青年。

第二天早飯時,芥川見到了露露,他拿出一包煙,並寫字告訴芥川,附近的店裏沒有香菸賣,於是他走了很遠纔買到。

芥川很開心自己沒有看錯人,同時也很詫異,這個年代的中國識字認字的人都少之又少,也別提會寫字的人了。露露想必曾是一個有錢人家的少爺,後來家道中落才淪落至此。

芥川爲此惋惜,他的同事村田卻說,這都不算什麼,農村裏路邊還有賣嬰兒的呢,小的三塊,大的五塊,要是你站的久一點,買嬰兒的農民還會跟你說想要更大的孩子的話,15歲的姑娘五十塊可以帶走。

芥川終於知道,這裏的中國不是詩詞中的中國,也不是他想象中的中國。現在的中國正在墮落,不論是人民還是文化。

正如鄭孝胥所言,現在的中國處於絕望之中,而我們都在等待一個英雄。

於是,芥川想要拯救露露,他給露露帶書,告訴他「君尚青年,勤勉苦學,定有好職」,還說「中國現處極度混亂之中,但汝等可重振此國」。

他將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中國青年的身上,他想要看到他愛的那個中國重生。

▲劇中在路邊吃早餐看《新青年》的芥川

▲在西湖樓外樓菜館用餐的芥川

最終,卻並沒有如他所願。

上海爆發了工人運動,資本家僱了一些地痞流氓來阻止工人集會,死傷無數,去參加了集會的露露也被無情的打死了。

與露露相識的玉蘭目睹了一切,她將自己身上帶的餅乾浸滿了鮮血,帶了回來,分給每一個相熟的人。大家吃着這人血餅乾,緬懷着逝去的生命。

《湖南扇子》中的人血餅乾與魯迅《藥》中的人血饅頭有着異曲同工之妙,但意義卻完全不同。

芥川龍之介充滿失望的離開了上海,他在自己的遊記中寫道:

"現在的這個中國,不是我們在詩文中讀到的那個中國,而是小說裏的那個猥瑣、殘酷、貪婪的中國。我不愛中國,想愛也愛不成。

在目睹了這種國民的墮落之後,如果還對中國抱有喜愛之情的話,那要麼是一個頹廢的感官主義者,要麼便是一個淺薄的中國趣味的崇尚者。即便是中國人自己,只要還沒有心智昏聵,一定會比我這樣的一介遊客更加地不堪忍受吧。"

回國六年後,芥川服食了過量安眠藥在自宅自殺了,享年35歲。據說他死時穿着的浴衣是用在中國買的布做的,他非常喜歡那件衣服。

芥川死前留下了遺書,他說,他因爲對未來有種“惶惶的不安”,因此才選擇自殺。也許對中國幻想的破滅,不是導致他自殺的唯一原因,但一定也是他後期情緒轉變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全片的色調復古唯美,喧鬧與寧靜、富貴與貧窮的場景互相交織,還原了最真實的100年前的上海,連中國人都無法挑刺。

芥川龍之介是少有的對中國有着正面情緒的日本作家。可即使如此他筆下的文字,依舊鋒芒畢露,不輸魯迅,原作《上海遊記》全篇字裏行間都充滿了對中國深深的失望。

從芥川死前穿着的浴衣與文字來看,他對中國還是多有眷戀的。於是,就有了《異鄉人》全篇末的那幅神來之筆。

- 文中圖片來源於網絡 -

分享到:

温馨提示: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,仅供参考,希望对您有帮助!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!